审计之窗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审计之窗 > 案件披露

“连环小金库”现形记

发布时间:2017-06-19来源:监利县审计局阅读量:

 

2017425日,荆楚大地春光灿烂,空气中弥漫阵阵花香,监利县审计局审计组赴某乡镇开展教育专项审计。

 

存疑的发票

 

经过一小时车程,审计组到达乡教管组后,审计人员首先抽查乡初级中学的账目。在核算凭证中发现了4张连号而又分属不同项目的普通增值税发票,凭着职业敏感,审计组主审认为这4张发票存在重大疑点。

4张发票均为201746日分别从其他乡镇国税分局所开具:交通安全标志牌2000元、食堂三区隔离及寝室文化建设维修26000元、校园维修49000元、校园绿化39400元,合计共116400元。虽然发票的开具时间并不属于此次审计项目范围,但这4张发票合计金额较大,有极大的可能会牵扯到上年的资金流动。而且审计人员思考“为什么乡中学要跑到其他乡镇办理报税?”“会不会是中学为了套取资金而虚报的支出?”有了这个疑问后,审计人员当机立断复印了这4份支出的正附件,直奔该学校进行实地核查。

走进书声朗朗的校园,审计人员细心地发现,该中学完全没有交通安全标志牌、寝室文化建设与校园也没有任何维修过的痕迹,所谓的食堂三区隔离仅仅只是几块玻璃门,花费与发票所载金额相去甚远。虽然清点的校园绿化樟树数量与发票所载相同,但是经过审计人员网上询价后发现,这张发票也存在着猫腻——网上询价的樟树苗价格为每根10元左右,而发票开出的价格却为每根70元之多。

在核实了上述信息之后,审计人员对该校校长和出纳进行询问,刚开始校长石某和出纳游某还坚决否认了质疑,不停解释说确实不了解樟树苗的市场行情,是被树苗卖家骗了等多种理由。

面对否认,审计人员就发票连号、开票时间以及开票事项这些疑点,要求他们对此进行解释,并讲解了虚开发票问题的严重性及相关处理政策。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他们开始心虚,马上交代了这几张发票是他们二人在其他乡镇国税分局所开的,主要是因为学校有的支出不能在学校账目上报账,这才想到虚报项目来套取资金。

审计人员立即抓住校长所说的“有的支出”,趁机追问:“是什么支出?各有多少金额?支出单据在哪?”虽然此刻已是午饭时间,但是为了不给相关人员掩盖真相的时间,审计人员当即要求出纳配合工作,立刻把手中所有的票据和现金都拿出来进行盘点。

出纳游某在这种高压下慌慌张张地就拿出了一摞票据和2683元现金,说现金是学校帐面正常核算的余额,而这些票据就是那些虚开的发票所冲销的支出。审计人员对这些票据汇总后发现,这些票据包括发放给学校老师的补助近10万元、缴纳税费4千多元等其他支出,共计128685元。

4张虚开的增值税发票金额共计116400,也就是说在不包含食堂三区隔离以及购买樟树苗支出的情况下,发生支出就比虚开发票套取的资金高出12285元。这说明除了虚开发票所套取的资金之外,还有其他资金来源。审计人员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思考。

 

多出的资金

 

盘点完现金与单据后,已到了中午1点半,学校领导好心地摧着审计人员去食堂进工作餐。经过这一阵忙活,审计人员尽管早也饥肠辘辘,疲惫不堪,但主审还是紧紧追问三区隔离以及购买樟树苗的支出是用什么资金支付的?单据开支中多出的资金来自哪里?

在审计组穷追不舍的情况下,校长石某支支吾吾解释不清楚,只能让出纳游某交出了学校历年私设惯例性小金库的收支情况。

审计组要求出纳把惯例性小金库的单据重新进行了分类,发现其中有几张票据金额合计刚好是116400元,说明上述虚开发票套取的资金已无结余。除此之外,惯例性小金库的支出还包括:招待费39694元、教师补助79960元、食堂开支127446.35元等各项开支共计535262.9元。而这个小金库的资金来源则是从2015年至20174月,自立项目向学生收取的课业费、学生早餐费、期末收费、早晚自习费以及截留部分吃空饷教师工资等,共计547926.9元。2015年以前存在结余9370元,目前为止累计结余22034元,出纳游某承认这些结余资金在他本人手中经管。“截留部分吃空饷教师工资是否存在问题?”审计人员警觉起来,似乎感到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截留的工资

 

审计组主审发现2016年截留的吃空饷教师上缴的管理费为133532.4元,于是将两年绩效工资发放表和花名册进行比对,同时安排审计人员去找在岗教师询问情况。

在审计人员的监督下,3名在岗教师比照《人员花名册》和《绩效工资发放表》,列出了2015年和2016年没有上班的老师名单,根据列出的名单和截留老师工资名单相比,发现学校还应当收取了2名未上班老师的管理费,此笔资金不知所踪。

主审抓住这一疑点询问出纳游某,是否还有资金留在手上没有交出来,并向他说明如不详细解释的话,那么事情的性质会上升到个人贪污行为。

“贪污”这两字一说出来,游某马上就坐不住了,他立即战战兢兢地交出了惯例性小金库之外截留的两名教师的工资22000元,并承认该笔资金是校长石某授意暂存其个人账户中,以待以后有非正常核算支出时方便取用。

 

消失的收费

 

在提供的2015年至20174月帐外收支明细单中,审计人员发现,只有2015年收取的学生春季早晚自习费用21565元,但却没有见2015年秋季的,而2016年全年的早晚自习费仅有10000元。“是否还有违规收费未交代?”带着这个疑问,审计组接着单独询问了各班级学生。

学生们反映,每个学期都交了早晚自习费给班主任。找到各班班主任之后,班主任都说从学生那里收取的早晚自习费,统一交给了教导主任罗某。

审计组马上又找到罗某,开门见山地说:“单据里缺少2015年秋季的早晚自习费,2016年你只上交1万元,但是据我们了解你收取的早晚自习费不止1万元,请你马上交出2015年秋季与2016年全年的早晚自习收支情况。”

罗某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只能拿出来了这两年早晚自习费的收支情况。未列明的学生早晚自习费共78182元,支出共75486元,目前结余2696元存在罗某的个人账户中。

 

收回的补助

 

在向学生询问学校平时都收取了哪些费用时,审计组又有了意外的发现:有学生提到,学校发放给贫困寄宿生的生活补助后,又收上去了一部分。

审计组对照《贫困寄宿生生活费发放表》抽取了一些调查对象,发现在乡教管组的监督下,学校按625元的标准集中发放给了各位学生。但乡教管组领导离校后,各班主任根据学校意见,又找3名学生分别收回了425525425元。

据校长石某交代,2016年春季收回生活费补助12000元,2016年秋季收回18000元,归集后交给出纳游某保管了。经查游某提供的单据,开支进餐及香烟8178元,结余21822元存于游某个人账户中。

据此,审计组清理汇总了上述5个方面的“连环小金库”,共计收入794508.9元,2015年以前结余的资金9370元,合计803878.9元,支出共计735326.9元。至审计日止结余现金68552元,其中游某军手中存65856元,罗某手中存2696元。

清点完毕,审计组立即将结余资金暂存财政往来资金专户。此时已是下午5点多,审计人员一身疲惫与饥饿。但想到今天的收获,他们都露出了舒心的笑容。目前,该案件已移送县纪检部门立案调查处理。(朱东平)

 

 

 

 
友情链接:审计署|湖北省审计厅|湖北省政府网|荆州市政府网
版权所有:荆州市审计局 荆州市审计学会 技术支持:荆州新闻网
地址:荆州市沙市区太岳路 邮编:434000
鄂ICP备05001388号 鄂公网安备42100202000010号 网站标识号 421000003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