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之窗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文化

父亲生日

发布时间:2018-06-22来源:荆州区审计局阅读量:

父亲生日,携老公去给父亲买生日礼物,也给自己放了个假偷个闲逛逛荆州城。

先从东门逛到新南门,没发现什么好的礼物,总是感觉买这个老人家会烦,买那个老人家会不作声,买个什么他老人家不会埋怨会开心呢?老公每提议一个我就以模仿父亲的口吻给否定一个。于是我们再接着逛……

终于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了,就是给他去买那三义街小巷子里的荞麦酒。不贵,十五元一斤,而且是自家酿的,不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可以想得到买得到的。有了酒再买什么菜呢?买小胡鸭吧,还是酱瓣鸭?一个是甜的,一个是辣的。老公要买辣的,我要买甜的,后来决定辣的甜的一样一半。结果再排了队进去时,人家又说不卖半只?!我又折回来,再次告诉老公不卖半只如何买?老公笑我变了个人怎么一点儿主见都没有啦?昔日的威风哪里去了?

 我也觉得奇怪,不就是给父亲买个酒菜吗,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但确实这些年来,父亲在我心中的位置一直很重要很重要,有时候还胜过了我那全世界最好的母亲。

对父亲的这种畏惧和在乎是与身俱来的。父亲从我记事起就没有给过我一句表扬,我从小就特别努力学习,就是想得到父亲的一句称赞。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对我有着诸多的不满意,从没有见他开心的赞赏的对我笑过。父亲总是在我面前提及别人家孩子的好处,总是鸡蛋里挑骨头似的每天都要数落我的一些不足。于是我不断暗自努力,有时候努力的动力很简单就是想得到父亲对我由衷的赞赏。

我的印象中,和爸最亲昵的接触应该是小时候去外婆家的那次,外婆家里椅子少,一进屋就见两块黑溜溜的大卵石,我和弟弟一进屋就抢那石头坐,但总被大人劝起来,许是不雅,又许是怕我们着了凉反正有一次爸就拉着我过去,让我坐到他的腿上,我后来的确是被他抱起来坐到他腿上去了,但感觉他的腿比那大卵石还要凉还要硬我直直的端坐着,一动不敢动,等啊等,终于开饭了,我一下蹦下去,长吁一口气,那感觉现在都回忆得真真切切的,绝对不是梦。上初中后,放假时,见到杨柳搂着她爸的手臂回家时,我还跟小宁在背后说她太“策”了, 怎么可以这样子跟爸爸一起走路呢?就像别人都没有爸爸似的!其实杨柳那才是正常的父女,而我这种只坐过爸爸一次膝头的才是不正常的父女啊。

父亲从部队转业到油田工作,再从油田回来后一直在小镇里的税务所工作,印象中的爸爸几乎每天都身着税务人特有的蓝色制服,我和弟弟曾笑言这就是他的“识别码”。长大后,我渐渐懂得,这一身蓝色藏着爸爸对工作的热爱,尽管蓝色的深浅随着季节的交替而不断变化,但不变的是爸爸这种执着的情愫,这神圣的蓝色已经深深烙在一年年的春夏秋冬中,也伴随着我的一路成长。

一直以来,爸爸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那身“蓝”之外,就是每天骑辆老“永久”早出晚归。“为税廉、淡名利”,是爸爸从事税务工作的人生信条。接触过爸爸的人都说他很固执很古板,讲原则不讲情面。我不止一次的看到:小姨家亲戚开店想少缴税被严词拒绝,好长时间没上过我家门;爸爸的同学上门说情被婉言劝阻,误会加深;纳税人登门送礼被“无情”拒收;面对形形色色的纳税人和关系户,爸爸总是耐心地解释说服。还记得在荆州读中专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妈要别人带信让我赶紧回家,说你爸被人砍伤了,当时心急如焚坐班车回小镇再一路跑到医院,看爸手臂缠满纱布挂着点滴脸色苍白,坐在病床上和几个纳税户还在讨论纳税的事,问了才知是在市场上和一个屠宰户因为收税发生了冲突那时候他其实已经是我们小镇上的税务所所长了,认识他的人都说还没见过这样的“官”,他就是这样,用实际行动捍卫着这一身纯洁的“税务蓝”直至退休……

生日那天,喝了酒的爸爸很开心,还偷偷告诉我他这段时间在看“论语”,而且心得颇深。趁他开心,我立马申请给爸爸揉背,把自己能想像得到的按摩动作都用上了,这种感觉无法言表,揉了老久老久……李映


 
友情链接:审计署|湖北省审计厅|湖北省政府网|荆州市政府网
版权所有:荆州市审计局
地址:荆州市沙市区太岳路 邮编:434000 电话:0716-8525809
鄂ICP备05001388号 鄂公网安备42100202000010号 网站标识号 4210000031 网站地图